日志
首页 > Blog > 博文目录 > 未知 > 正文

《完美世界》背景故事—黄昏国本纪

黄昏国本纪 完美历960年 人羽战争进入白热状态,双方都有过多的消耗,两方都不敢轻举妄动 完美历966年 羽族风帝年老死去,由嫡系达兰王子继承王位。

黄昏国本纪

完美历960年 人羽战争进入白热状态,双方都有过多的消耗,两方都不敢轻举妄动

完美历966年 羽族风帝年老死去,由嫡系达兰王子继承王位。

完美历967年 人族景帝猝死。

完美历同年 人族轩帝即位,年馑25岁,施暴政。

完美历973年 黄昏帝国的开国者苍力出世。

  他因在机缘巧合下得到未知的黄金面具之力,迅速的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国家.

完美历1000年,大陆西方闪电般崛起了一个人族国家,这个国家因位于西方日落之地而得名,被称为日落之国,也叫黄昏国。

  当时正值人羽两族千年大战的时期,在残忍嗜血的国王苍力的带领下,黄昏国东征西讨、南伐北战,吞并了周边大小十数个国家。这些国家中,与人族为敌的羽族国自然遭到屠戮和践踏,就连一些弱小的人族国也难逃亡国之命。在短短三十年的时间内,黄昏国由一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小国一跃而成势力遍布西方疆土的强大王朝。

  据说,苍力曾经意外得到了一个神秘面具,这个面具以黄金铸就,具有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正是借助黄金面具的力量,他的军队才得以战无不胜,横行大陆。

  完美历1038年,苍力暴病而亡。仅仅3天后,苍力长子仲寒亦得不明之疾而死。此后,经过长期的宫廷权利斗争,年仅10岁的次子明文于1040年被拥立为王。因明文年幼,众臣一致推举宰相子纯为辅政大臣,又设七曜大臣职位,协助治理国事。此时黄昏国的大权,实际已经落入子纯的手中。

  苍力死后,因无人可以驾驱黄金面具的力量,子纯遂命人将面具和苍力的遗体一同葬入黄昏王陵。神秘的黄金面具,连同它所蕴藏的力量,开始在王陵中静静的沉睡。

  执掌大权的子纯继续奉行苍力的军事暴力政策,对外疯狂扩张,对内横征暴敛。常年实行暴政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开始出现。国内,民众矛盾迅速激化,各地均发生了小规模的起义斗争。而在国外战场上,因为常年征战带来的疲劳,以及失去黄金面具的力量支持,军队的前进步伐日益放缓。

  如同历史上众多曾辉煌一时的王朝,黄昏国在经历了盛极一时的颠峰后,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败。幸运的天平开始逐渐偏离滥施权政,早已千疮百孔的黄昏王朝。

  完美历1043年,黄昏国在攻打羽族国洪威的战争中遭受惨重失败,元气大伤,被迫从军事进攻转为战略防守。洪威国趁此机会,联合诸国向黄昏国发动反攻。数量达百万之众的联军一路攻城拔寨,以摧枯拉朽之势侵占了黄昏国边境数十座重镇。

  在黄昏国陷入风雨飘摇之际,辅政大臣子纯想到了曾经助先王攻城掠地、战无不胜,如今却在王陵中沉睡的黄金面具。但此时面具已被封藏于王陵密室,只有皇室成员的鲜血才能将密室打开。子纯秘密召集七曜大臣商议,决定孤注一掷,暗杀先王之女明月公主,不惜一切代价取回黄金面具。

  大将重良被授予暗杀之职,但他倾慕明月已久,不忍杀害钟情之人,遂背叛子纯,将密情向公主和盘托出,并劝其与自己一起逃离出国。

  子纯得知情况后大发雷霆,立刻派兵四处搜捕两人。两人在城外被搜捕军队发现,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避入王陵。王陵是皇室禁区重地,搜捕军队不敢违令进入,便将情况通知子纯。

  子纯亲率禁卫军队闯入王陵,在最深处他们吃惊的发现密室已经被打开,先王的遗体和黄金面具都不知踪影。更令子纯气恼的是,禁卫军搜遍了整个王陵,也没能找到明月和重良两人。

  先王遗体和黄金面具的神秘失踪,以及明月重良二人的不知去向,成为黄昏国一个悬而未解的谜,久久缠绕在国人心头不能散去。此后,搜捕行动又持续了一段时间,最后不了了之。

  失去黄金面具后,子纯开始寻求其他挽救危局的方法。七曜大臣提议启动流传自远古的召唤仪式,利用古代恶魔的力量消灭入侵之敌。这种召唤仪式被称为“命运之轮”,整个仪式持续七七四十九天,需千余名法力高强之士全力做法,并奉上三千童男童女,金银玉帛无数,将远古的恶魔从封印中解放,与之建立契约。传说中,远古的恶魔具有可以在瞬间摧毁千军万马的力量。

  这种召唤仪式存在着很大的隐患,一旦召唤出的恶魔失去控制,召唤者以及他们所处的城市便会受到恶魔力量毁灭性的践踏。即便如此,处于内忧外患下的黄昏国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子纯断然下令启动“命运之轮”。

  与此同时,以洪威国为首的联军开始进攻黄昏国的腹地,一路势如破竹,黄昏*队节节败退。在“命运之轮”仪式结束前三十天,联军已经行进到距黄昏国首都黄昏之城不到十公里的地方。

  黄昏之城内,早就被“命运之轮”仪式的启动而激怒的民众发动了更大的暴乱,士兵与民众在街巷中发生冲突,死伤无数。逃城投敌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联军向黄昏之城发起进攻,死亡、呐喊笼罩着整座城市。曾经辉煌美丽的都城在漫天的战火中已经沦为地狱。苟延残喘的黄昏王朝正经历着灭亡前最后的痛苦。

  眼见大势已去,子纯不顾一切,决定加快“命运之轮”的召唤步伐。

  完美历1044年3月,城破。联军部队蜂拥般涌入黄昏之城,迅速占领了城内各个重要据点。“命运之轮”仪式却于此时刚刚完成。巨大的恶魔从天而降,疯狂的摧毁着所看到的一切。那是一种近乎无敌的存在,它的庞大,它的力量,是当时城中所有在场者之前从未体验过的。所有的人,所有的建筑,在它的面前都像蚂蚁般被碾的粉碎。

  最后,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吼,猛烈的爆炸在黄昏之城中响起,之后,在一个瞬间回归了平静。除了几片残壁瓦砾,没有任何生命迹象被遗留下来。

从那一夜起,黄昏之国从地图上被抹去。这个短暂而辉煌的王朝,从此淹没在历史的滚滚尘沙中,就像所有的一切,都从来没有发生过。

  5000年后,人们在已经被流沙埋没了大部分的黄昏国遗址上发现了一条通往地底的秘道,秘道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地下陵墓。于是,关于黄昏国的传说,以及黄金面具、命运之轮的故事再次浮现于世上。人们纷纷传言,在那幽暗神秘的陵墓中,有着数不尽的金银珠宝,能破解众多之迷的珍贵文籍,以及可以摧毁诸生的可怕力量……



完美世界之种族之战


序章

圣经十戒:除我之外,不可有别的神!

死神苍力:除我之外,不可能有别的神!

黄昏之王苍力,自降生初即如死神临世、一生穷兵黩武、征战四方,整个完美**都为之颤抖。

然则树倒猢狲散,苍力死后,黄昏之国迅速土崩瓦解,众弄臣争权夺势、丑态尽出。

传言让死神苍力在战场上让敌人望风而溃的神一般的面具——黄金面具。却在苍力死后陪葬入了陵墓,永恒的秘密也随之深埋地底……


引子

  一身漆黑丧袍的黑发年轻人骑着乌云马,宛如黑色阴魂般沉默地走过弥漫着焦热和尸臭气味的大地。

  此处曾是一座美丽的绿洲城市,居民们采矿、生产、纺织、贸易,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然而,现在却变成了凄惨不堪的废墟。

土地上插满了鸦羽般不吉的乌黑羽箭,房屋变成了断壁残垣,活人变成了被割裂或烧焦的肉块。就在昨天还是一幕美好祥和的景象,现在却化作了丑陋残缺的灰烬。

  这是位于西方日落之地的一个小国,因此而得名日落之国,又被称为黄昏国。虽然只是位于完美**西端沙漠与绿洲之间的小国,但国王苍力却有着和邻国君主不同的爱护体贴人民的心灵。此国的国民,享受着轻微的赋税、充足的假日,和经常性的节日盛会娱乐。目睹着子民们的快乐,国王也会绽露出发自真心的笑颜。

  然而,在被称作“千年战争”的恐怖当中,就连**边境的这样一个小小国家的快乐,也成了不被容许的奢侈。附近因为战争而陷入贫穷的人族和羽族国家,都对富裕和平的黄昏国虎视眈眈。当一支羽族军队入侵黄昏国,国王苍力率军前往边境迎击的时候,另一个人族邻国却趁机袭击洗劫了防备  空虚的黄昏国都城。惨剧随之发生……

  年轻人的黑发披散在额头上,遮掩了他的面容。只能看见两行泪水不断沿着他的脸颊边缘流下。

  他沉默地骑马绕行在城市的焦土废墟之间,走了一圈,又走了一圈。直到夜幕降临,他依然如同被大地束缚而无法飞走的地缚灵般徘徊着。

  夜色笼罩了世界,宛如给这片劫难之后的土地覆盖上了一层裹尸布。或许就连天神,也不忍心看到这幕地狱般的悲惨景象。

  暗夜之中,突如其来的暴雨瓢泼般洒下,淋湿了他的身体和黑马。忽然,年轻人状如疯狂失去神智般嘶吼咆哮起来,他一手揪起爱马的鬃毛,一手从背后抽出了巨大的剑,凶暴地挥剑斩断了马头!

  飞溅的马血犹如泼墨般将从马背上跌落的年轻人全身染红,而后又迅速被大雨冲刷殆尽。年轻人从泥水中站起身,丢弃了马首,高举起大剑,不知是哭喊还是怒吼般仰天高呼:“众神!我诅咒汝等!”

  在大自然暴烈的风雨声中,只有他独自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只要能给我力量,能够把可恶的羽族和同样令人憎恨的人族全都消灭的强大力量,就算是把灵魂**给最邪恶的妖魔,我苍力也会欣然接受!”

  从空无一物的黑暗当中,不可思议地传来了一个响应他的声音:“给你!”

  苍力沉默地瞪视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就像是空间扭曲一般,有一件东西突然在虚空中出现,掉落在他的脚前。

  那是一只黄金铸就的面具。在雨夜的泥地中,散发着刺眼而妖邪的金色光芒。

  苍力扑到泥水之中,一把拾起了黄金面具,毫不犹豫地戴在了脸上。

  他的身体顿时剧烈颤抖起来,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痛苦惨叫,身躯向后仰成了仿佛要折断的角度,而后又激烈地前倾,缩成了龙虾般的幅度。在他的体内,仿佛有什么巨大的力量冲突着四肢百骸,这样的激烈冲击,甚至令人觉得会将苍力的身体撕裂成碎片。

  终于,这股恐怖的体内搏动停止了,苍力低垂着头发湿漉漉的脑袋站在雨中,双肩在喘息中微微战栗着。

忽然,他高昂起了戴着黄金面具的头颅。

  在黑暗的夜幕中、暴雨的激烈击打下、凄惨的城市废墟间,从黄金面具背后,发出了仿佛正在撕裂世界般的喜悦吼叫。


  对于西方的人族和羽族来说,这是四十年漫长噩梦的开端。

  披着猩红色披风、漆黑羽翼收在两肩的羽族贵人坐在铺在草地上的花纹麻织毯上,对周围的三人开口说:“黄昏王朝,终于到了黄昏末路。”他的声音既有强烈的自信与鼓舞人心的喜悦,但却隐隐也夹杂着些许的同情。

  这是在**西方的洪威国境内,一个名为赤河原的地方。河水在上午的强烈阳光照耀下,反射着耀眼夺目的光芒,在这条河周围,是一片生长在红色土壤上的辽阔草原。草原上如繁华盛开般的各色旌旗迎风飘舞,以洪威国为盟主的四个羽人国家的盟军,正在此地驻扎。

  发话的那位脸庞棱角分明、目光冷澈的黑翼贵人,是羽人盟军的盟主,洪威国王翼云扬。在他周围的三个方向坐着的三人,则是羽人盟军的其他三位王者。老王是羽遵、女王是云杏、年轻的王则是翼云扬的侄儿翼南振。

  四国盟军的庞大军势,鸦雀无声地在四王座位对应的四个方位整齐地排布着。羽族的羽芒弓手、以及羽灵法师,按照固定比例组成一个一个十多人的小编队,每十多个小编队组成了一个大编队。每个国家的**,就是由数百个这样的大编队构成的。

  云杏侧过头说:“云扬王,我国地处北方,之前未曾和黄昏国有过交战,所以对目前的局势并不是很了解。还请你详细说明一下。”

  翼云扬沉声说:“四十年来,黄昏军团战旗所指,攻无不克,并非是由于他们军队本身的强大,而是因为嗜血王苍力拥有凌驾众生之上的可怕力量。在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和嗜血王统率的军队进行过战斗。那时亲眼目睹的宛如恶魔降世般的恐怖景象,直至今日我一想起来仍然会毛发悚然。”

  老王羽遵点了点头,皱纹老脸上的一道道伤疤仿佛也随着他的表情而颤抖着。

  翼云扬语调一转:“但是,嗜血王已经死了。他的那个引起无数谣言的黄金面具,也随同他一起被封印埋葬在了王陵中。嗜血王死后,操纵年幼新王的宰相子纯,却妄图继续推行嗜血王在世时的军事扩张政策。他严酷剥削被征服的各国,甚至对本国也横征暴掠,接连不断地进行着对外战争。但失去了嗜血王的黄昏军团,就像是没有了爪牙的猛兽,不可能再有当年那样的战力。被征服的国家和黄昏国本土,也纷纷发起叛乱。嗜血王驾崩至今五年,黄昏王朝的强大实力已经完全被子纯的愚蠢政策、内部的叛乱,以及激烈的权力斗争消耗殆尽。”

  翼云扬顿了顿,作了个手势说:“现在的黄昏王朝,就像是一扇年久失修的宫殿大门。虽然外面还凃着光亮的新漆,但里面已经腐朽不堪。只要用力给它一脚,大门就会在我们面前轰然倒下。”

  年轻的翼南振激动地说:“叔王,就让南振来为叔王踹下这一脚吧!今日的战役,南振请求担当先锋!”

  翼云扬薄薄的嘴唇上露出一抹笑意:“南振王,你的心情我完全明白。但是,如果担当先锋,你直接面对的敌人将是黄昏王朝现在的第一名将‘白龙将’重云。我有点担心……”

  翼南振脸色涨得通红:“重云也不过就是一个没有翅膀的低贱地上人罢了。若是拥有妖异黄金面具的嗜血王苍力,我或许会有些畏惧。只是区区一个重云的话,南振请为叔王代劳诛之!”

  翼云扬笑着说:“说得好!不愧是继承了翼氏高贵血统的王者。南振,击溃重云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他一振背后的黑色羽翼,长身从花纹麻布毯上站起,向两旁的羽遵和云杏投去自信的目光,沉声说:“遵王、杏王、南振王,我等高贵的羽人同盟一举摧毁黄昏军团,就在今日!”



完美世界之种族之战

 午时,强劲的风,吹过苍茫的赤河原。

  随着白色芒草如波浪般卷动,两支面对面布阵的大军,也呈现在河原的地表。

  一方是四十年来横扫西方**的黄昏军团,一方则是羽族四国的同盟军。黄昏军团的金黄色旗帜,与羽族盟军的青色旗帜,在风中猎猎招展。

  从数量上看,黄昏军团要超过羽族盟军。然而,黄昏军团的阵势,却很是怪异!

  前锋和左翼靠前,而右翼的军团却在更后方的位置布阵,至于后军,则遥遥在一座山丘台地上布阵,与其说是参战,不如说是坐在高处袖手观看。

事实上,只有前锋和中军的五万人是黄昏国的本土**,左翼、右翼、后军总计十三万大军,全都是黄昏王朝的仆从**。在失去了嗜血王的威慑力之后,出现这样的布阵局势也实在是无可奈何。

  重云骑着白色的梨花马,从远处山丘的后军上收回了不安的目光,在心中叹了口气。

  他今年二十七岁,从十五岁初阵以来,至今已经有十二年的战场生涯。在嗜血王苍力的军队中,无论将领还是士兵,都只不过是主角苍力的舞台上  微不足道的配角而已。直到六年前嗜血王驾崩,黄昏王朝陷入内忧外患之后,重云作为名将的天才终于绽放出夺目的光芒。对外的一次次进攻战争,对内的一次次**仆从国叛乱,以及各势力之间的权力混战,重云始终手持龙纹枪和赤虹剑、骑着梨花马,在王朝正统继承人苍仲明和宰相子纯的王旗下奋战,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名震西陆,成为新朝的七曜大臣之一。各国都敬畏地称重云为“白龙将”,公认他是黄昏军团第一名将。

这次的战争,是由宰相子纯亲自挂帅,讨伐胆敢结盟对抗黄昏王朝的羽人四国。也是自从嗜血王驾崩之后,黄昏王朝最大的一次对外战争。虽然主帅子纯充满自信,但重云却感到忧心忡忡。在出征之前,他曾向子纯进言劝阻,然而却被子纯奚落地说:“就算白龙将自惜羽毛,害怕吃败战丢了名头,也不应该这样怯懦!”削走了重云的一半兵权,命令他充当前锋奋战,将功恕罪。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将重云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他眯着眼睛朝来人望去,那是一个在马鞍上插着飞天蜈蚣令旗的传令兵,传令兵从整齐的军队阵列旁疾驰而过,一直冲到重云前方,翻身下马,单脚跪地报告:“重将军,宰相命令前锋开始进军!”

  重云点了点头,高举起龙纹枪,运起丹田之气对旁边的鼓角队喝令:“击鼓!”

  数百名衣着鲜艳的鼓角手,立刻开始急促地捶打鼓面,发出震耳欲聋的鼓声。就在这鼓声中,重云麾下的一万五千前锋,开始整然有序地向前方的羽人军阵进发。

  后世闻名的赤河原合战,揭开了序幕。


黄昏王朝编年史·赤河原合战:

  完美历1043年冬,以洪威国王翼云扬为首的羽族四国结成同盟,对在内耗和战争中日益虚弱的黄昏王朝揭起反旗。黄昏王朝宰相子纯大怒,亲帅十八万大军进攻洪威国。两军在洪威国边境的赤河原,展开持续一个白昼的血战。

  首先发起进攻的,是黄昏军团的前锋白龙将重云部一万五千人,羽族四王中的翼南振所部三万羽人与重云军展开激战。另一方面,由于黄昏军团的左翼和右翼都是征召的仆从**,极度缺乏战意,黄昏军团两翼都被羽族四王中的羽遵和云杏力战击溃。

就在两路羽人军即将两翼包抄宰相子纯的中军的危急关头,白龙将重云发起单挑重创翼南振,击退翼南振军,立刻率领**向左翼神速疾奔,从背后突击击溃了四万云杏军,随即如旋风般横穿赤河原,又杀往右翼牵制住了三万羽遵军。

  白龙将重云在赤河原如军神附体般的驰突奋战,使得翼云扬不得不准备命令羽人盟军撤退。然而,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件,就在此时发生了。

  申时二刻,黄昏王朝仆从国阵风国王穆战衫率领的六万后军,开始从后方的山丘阵地向下移动。但他们进攻的目标,却并非羽人盟军,而是宰相子纯所在的黄昏王朝中军。仅在半刻钟之内,临阵倒戈的六万阵风**就彻底粉碎了惊慌失措的黄昏中军,子纯在近卫队保护下仓皇逃脱。

  陷入二十余万大军包围中的重云军,展开了如同地狱之旅般的凄惨突围。前锋军一万五千人,最后能跟随重云生还本国国土的,仅剩下一百五十人而已。

  传说,河原上丛生的白色芒草,在这场激战后被大量的鲜血染红,从此都变成了赤草。

赤河原之战,不但摧毁了黄昏军团的主力,也粉碎了黄昏国不可战胜的神话。洪威国王翼云扬高举“除暴君,安天下”的义旗,乘胜向黄昏王朝都城黄昏之城挺进。黄昏王朝的数十个仆从国纷纷宣布**,追随翼云扬进军。赤河原合战不久后,聚集在翼云扬麾下的各国联军便已号称百万之众,浩浩荡荡朝黄昏之城长驱直入。

  此时还没有人知道,赤河原合战并不是新时代的开端,而是大毁灭的序曲。


完美世界之种族之战

黑暗笼罩着空旷而广大的殿堂。在这宛如暗夜的浩荡深邃黑暗之中,仅有八盏烛火的微光,照出了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八个人影,令人感到神秘而妖异。

  一个人影在**,其他七个人影则环绕在他面前形成了一个半圆形。

  久久沉寂之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叹了口气说:“局势破败如此,实在是本朝之大不幸。”

  另一个略带嘲讽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倘若宰相能在赤河原击溃那些羽人,现在的情形应该是截然不同了吧。”

  很快又有几人附合,纷纷惋惜当时的失利。在这一片嘈杂的声响里,**的人影则始终保持着沉默。

  这时,有一个沉稳的声音响了起来:“事态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就算后悔惋惜,或是追究谁的责任,也无济于事。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当前的危机。”

  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沉稳的声音继续说:“解铃还需系铃人,宰相,请阁下发布指示吧。”

  **的人影终于有了动作,他用低沉的声音说:“赤河原之役,子纯难辞其咎。但是,失去了先王与黄金面具的神力,也是我军失败的重要因素。倘若能重获黄金面具之力,我国必定可以轻易击破翼云扬一党叛贼,重振本朝雄威。”

  刚才那个嘲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可是,事实已经证明,除先王以外无人有可以驾驭黄金面具的神力。所有尝试想戴上黄金面具的勇士,全都立刻丧命。因此摄政会议才作出决定,把黄金面具和先王的遗体一同封印在王陵密室之中。这只不过是六年前的事情,难道宰相已经忘记了?”

  **人影提高声音说:“但现在的情况与当时不同,只有借助黄金面具之力,才能拯救本朝的危机。所以这次就算我们要牺牲一千人、一万人,也必须要找出得到黄金面具认同的佩戴者。”

  嘲讽的声音反驳说:“可惜啊可惜,六年前为了防止黄金面具被盗,我们在王陵密室上设置了血之羁绊的秘术。除非用黄昏王族之血作为献祭,才能开启封印进入密室。难道宰相想要拿国王的生命来献祭吗?”

  **人影沉声说:“不,并不只有这一条途径而已。在北方的沙之塔中,还有一个可以用来作为献祭品的人。”

  一片震惊的呼声纷纷响起。苍老的声音难掩惊愕地说:“宰相,莫非你想要用明月姬的性命来破解‘血之羁绊’?”


**人影决绝地说:“是的。”

  苍老的声音颤抖了起来:“但是,在内战结束时,我们保证了永不伤害明月姬,才使得明月派残党向我们臣服。一旦用明月姬去做献祭品,那些人必定会从荒野间、城市里、军队中蜂涌而出,掀起我们绝对无法承受的巨大叛乱!”

  **人影强硬地说:“如果不用她献祭,本朝很快就会被翼云扬歼灭!两害相权取其轻,明月派残党那些失意分子的骚乱,只要有了黄金面具的神力,**他们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那个沉稳的声音响起:“但是,明月姬隐居的沙之塔,是由宣布绝对中立的九十九白袍队看守的。没有人可以打败九十九白袍队,把明月姬带出来。”

  **人影说:“不,有这样的人,而且就在我们中间。”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下来,十四道无形的目光穿过黑暗,聚焦在一个在会议中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人影身上。

  **人影用略带强制意味的命令口吻说:“重将军,你是本朝第一名将,曾经无数次拯救过我等正统朝廷的危难。在惨烈的两年内战中,也全靠  你的力量,才击溃了明月派的叛军。现在,就请你再一次伸出强有力的手臂,为朝廷歼灭九十九白袍队、把明月姬带出沙之塔,前去破解王陵密室的血之羁绊吧!拜托了!”

  许久的沉默之后,那个人影站起身说:“我明白了。”

  随后,代表他的那盏烛火熄灭了,一阵脚步声从近到远,逐渐远离了摄政会议的大厅。

  当脚步声完全消失之后,那个嘲讽的声音说:“可惜啊可惜,这大概是白龙将的最后一次使命了吧。等到杀死明月姬,取得黄金面具之后,我们要平息明月派残党的怒火,就只能交出杀死明月姬的凶手当***了。”

  大厅中一片沉寂,只有那个嘲讽的声音发出的凄厉尖笑,在黑暗中回荡徘徊。


完美世界之种族之战

在黄昏之城北方百里,辽阔的大荒漠中,耸立着一座外壳覆盖着黄色沙尘的高塔。

  一望无际的戈壁旷野里,只有这唯一一座人工建筑,令看到的人心底涌出难以抑制的孤寂之情。

  在沙之塔中,驻扎着被称为“九十九白袍队”的九十九位人族强者,而这九十九名绝世高手看守并保护的对象,正是嗜血王的次女明月姬。

  当年嗜血王苍力驾崩、太子苍伯寒又紧随其后去世,黄昏王朝因此失去了正统继承人,王朝重臣们分裂成了拥护二公主明月姬和三王子苍仲明的两大派系。拥立明月姬的派系领袖,是前宰相任天风及其长子任冰,任冰同时又是明月姬的未婚夫;拥立苍仲明的派系领袖,则是现在自称正统朝廷的宰相子纯和七曜大臣。这两派势力的对抗,从宫廷斗争发展成大规模的内战。在两年血腥内战之后,明月派的军队被白龙将重云击溃,任冰被重云亲手斩杀,任天风自刎而死。失去总帅的明月派残党,不得不和子纯等人进行和议。和议的结果,是明月派的全面臣服;相对的,子纯则宣誓保证明月姬的生命安全。

  嗜血王苍力的御前亲卫“九十九白袍队”,在内战中始终保持着中立。这时便作为和谈的中间人,担负起保护和看守明月姬的任务。

就这样,被称为“**西方第一美人”的明月姬,在荒凉的沙之塔中度过了四年的幽禁岁月。

  塔顶最高层的房间内,布置得高雅奢华,蕾丝花边的帐床、图案编织华丽精致的地毯、雕刻着各种奇妙场景的镂空屏风、散发着淡淡清香的香木几案、插着奇花异草的白如凝脂的玉瓶,无处不显示着房间主人的尊贵身份。

  一位犹如天上仙子般美得不可思议的女子,穿着镶嵌蕾丝花边和金线的豪华睡裙,静静地坐在窗边望着外面空旷的黄沙之海。

窗子很小,而且镶嵌着纯金的窗格,这是为了防止房间主人跳窗自杀,才会有这样的布置。

  她的长发如同清爽的瀑布,她的睫毛仿佛朦胧的雨丝,她的肤色宛如纯白的奶油,然而,这却是一种人偶般无生命的美。在她的眼眸中,从未出现过任何代表着感情波动的光芒。

  甚至当塔下开始传来凶猛的喊杀声和凄厉的惨叫,沙尘被激飞而起,甚至连整座沙之塔的塔身都在仙术和武功的巨大撞击中摇晃的时候,女子始终都没有移动过姿势,改变过表情。

  当一切动静都平息下来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了。

  出现在门前的,是一位失去了头盔、长发散乱而狂野地披在肩头,银质铠甲残缺破碎,身上溅满了鲜血,一手持龙纹长枪、一手持赤虹宝剑的年轻武将。

  女子静静地转头望着浑身浴血的白龙将重云,她知道,这个男人刚才独自歼灭了匹敌十万大军的“九十九白袍队”,然而,女子却还是仿佛无生命的玩偶般保持着沉默。

  重云小心翼翼地往前迈了一步,仿佛只要动作再大点,就会碰坏什么精致易碎的宝物。时隔四年再度见到明月姬,她的美貌却仿佛没有任何流逝,简直就像是她完全继承了父亲嗜血王的魔性,而这魔性在明月姬身上则以倾国美貌而变成了实体。

  上一回见到她,是在与明月派军队决战的战场上。

  白龙将重云骑着梨花马,率领三千骑兵九次来回冲突敌阵,终于使得十万明月军陷入了崩溃状态。重云单骑穿过破碎的敌人阵势,冲入了明月军的主帅营帐。

  在帅帐中,他与敌方的年轻名将任冰一场激斗,最终用赤虹剑把任冰从右肩到左腰斩成两半。华丽的血光如泼墨般飞溅开去,把一位走近的女子全身衣裙染成了绯红。

  那女子还是个未到十六岁的少女,容貌精致绝美,身穿淡色系而又装饰华贵高雅的衣裙,犹如竭尽了匠人的巧手精心制作的漂亮人偶。

  然而,她那华丽绝伦的衣裙、柔顺清丽的长发、精雕细琢的容颜,却在一瞬间全都被鲜血所泼染。

  她的双眸仿佛失去了色泽的明珠,呆呆地看着倒下的任冰,低低“啊”了一声,宛如虚无飘渺的梦呓般对重云说:“你……在我面前杀死了我的未婚夫。”



  这是重云与明月姬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邂逅,然而在这六年中,重云每夜都会在梦中看见那如同被鲜血沾污的漂亮人偶般的绝世美人。

那是一生一世都不会遗忘的惊艳。

  重云放下了沾满九十九白袍队鲜血的龙纹枪和赤虹剑,胸口起伏着,始终注视着眼前的明月姬。

明月姬没有说话。

  重云慢慢向前走了一步,明月姬则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一股无法抑制的激情在重云的心中倾涌而出,他上前抓住了明月姬的手,然后又伸手紧紧抱住了明月姬。

  明月姬没有动。

  重云想要亲吻明月姬,明月姬躲避着低下头去,但还是被重云吻上了她如花瓣的双唇。重云就这样用力地亲吻着明月姬。

  不知何时,明月姬白如凝脂的纤美双手也主动地环抱在了重云的腰间。

  自亘古以来从未停歇过的大漠强风,呼啸着吹过孑然耸立的沙之塔。


《黄昏王朝编年史·明月姬》:

  明月姬,被称为**西方第一美人的奇妙历史角色。身为嗜血王苍力次女的她,留下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传闻。

  完美历1038年嗜血王苍力驾崩之后,太子苍伯寒也在三日后暴病而亡。带有苍力嫡系血脉的人,就只剩下次女明月姬和三子苍仲明。黄昏王朝的重臣们因此而分裂成两个派系:前宰相任天风及其长子任冰,成为拥立明月姬的明月派领袖;现任宰相子纯与后来被称为“七曜大臣”的七名文官武将,则是拥立苍仲明的仲明派领袖。

  虽然明月姬当时还未成年,但却有一种仿佛能吸引所有男人的魔性之美,明月派的年轻名将任冰也对其神魂颠倒,因此成为了明月姬的未婚夫。

  明月派和仲明派两大势力,围绕着王位继承权而展开了激烈的权力斗争,最终引发了长达两年的血腥内战。

最终明月派的军队被仲明派的白龙将重云击溃,任冰被重云亲手斩杀,任天风自刎而死。失去总帅的明月派残党,不得不向仲明派全面臣服;相对的,宰相子纯和七曜大臣则对明月派残党保证明月姬的生命安全。

  嗜血王苍力的御前亲卫“九十九白袍队”,在这场内战中始终保持着中立。此时便作为和谈的中间人,担负起保护和看守明月姬的任务。

  就这样,明月姬在荒凉的沙之塔中度过了四年的幽禁岁月。直到完美历1043年黄昏军团在赤河原合战惨败,羽人国王翼云扬率领百万联军向黄昏之城进军的时刻,明月姬的名字才再度出现在历史舞台上。

  为了解救王朝危局,宰相子纯决定打开嗜血王陵密室的封印,取出神秘的黄金面具。为此,必须用王族之血来破除封印上的血之羁绊。除了国王苍仲明之外,唯一有资格成为血之羁绊祭品的人,就只有明月姬。子纯和七曜大臣于是派遣白龙将重云前往沙之塔,消灭九十九白袍队,把明月姬带往王陵献祭。

  然而,在独自全歼九十九白袍队之后,重云却和明月姬双双失踪了。

  有一种说法,认为重云一直都恋慕明月姬,不忍杀死她,就此带她逃走隐居;另一种说法,则认为明月姬继承了父亲嗜血王的魔性血统,拥有妖邪的媚惑力,本来是前去刺杀她的重云被她所引诱,反而成了她的忠实奴仆,保护她逃离了沙之塔。

  宰相子纯派遣了许多人搜索失踪的明月姬,有人报告说在王陵附近发现了明月姬和重云的踪影。子纯亲自带领军队进入王陵禁地,没有找到明月姬,但却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王陵密室的封印已经被破除,而藏放在密室内的嗜血王苍力之尸体、以及神秘的黄金面具,全都不见了。

不久之后,那场被称为“黄昏城陨落”的巨大灾难便降临了,与黄昏王朝有关的一切都被毁灭抹杀。围绕着明月姬发生的一系列诡异事件,也从此变成了无人知晓真相的千古谜团……

本网网址:http://www.bogoor.com/unkonw/91.html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