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首页 > Blog > 博文目录 > 未知 > 正文

罗布泊之谜

最早到新疆考察的中外科学家们曾对罗布泊的确切位置争论不休,最终问题没有解决,却引出了争论更加激烈的“罗布泊游移说”。此说是由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提出的,他认为罗布泊存在南北湖区,由于入湖河水带有大量泥沙,沉积后抬高了湖底,原来的湖水就自然向另一...

       最早到新疆考察的中外科学家们曾对罗布泊的确切位置争论不休,最终问题没有解决,却引出了争论更加激烈的“罗布泊游移说”。此说是由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提出的,

  他认为罗布泊存在南北湖区,由于入湖河水带有大量泥沙,沉积后抬高了湖底,原来的湖水就自然向另一处更低的地方流去,又过许多年,抬高的湖底由于风蚀会再次降低,湖水再度回流,这个周期为1500年。

  斯文·赫定这一学说,虽然曾得到了世界普遍认可,但对此质疑反对者也不在少数。近年来,我国科学家根据对罗布泊的科考结果,也对罗布泊游移说提出了质疑和否定。然而对这一问题的争论,使人们对罗布泊这个幽灵般的湖泊,更加感到扑朔迷离了。

  大耳朵之谜

  就在人们对罗布泊一个个未解之谜争论不休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72年7月,美国宇航局发射的地球资源卫星拍摄的罗布泊的照片上,罗布泊竟酷似人的一只耳朵,不但有耳轮、耳孔,甚至还有耳垂。对于这只地球之耳是如何形成的?有观点认为,这主要是50年代后期来自天山南坡的洪水冲击而成。洪水流进湖盆时,穿经沙漠,挟裹着大量泥沙,冲击、溶蚀着原来的干湖盆,并按水流前进方向,形成水下突出的环状条带。正因为干涸湖床的微妙的地貌变化,影响了局部组成成分的变化,这就势必影响干涸湖床的光谱特征,从而形成“大耳朵”。但也有人对此持不同观点,科学家们众说纷纭,争论不已,也许对于罗布泊的争论永远都不会结束。

  诡异之谜

  为揭开罗布泊的真面目,古往今来,无数探险者舍生忘死深入其中,不乏悲壮的故事,更为罗布泊披上神秘的面纱。有人称罗布泊地区是亚洲大陆上的一块“魔鬼三角区”,古丝绸之路就从中穿过,古往今来很多孤魂野鬼在此游荡,枯骨到处皆是。东晋高僧法显西行取经路过此地时,曾写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许多人竟渴死在距泉水不远的地方,不可思议的事时有发生。

  1949年,从重庆飞往迪化(乌鲁木齐)的一架飞机,在鄯善县上空失踪。1958年却在罗布泊东部发现了它,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飞机本来是西北方向飞行,为什么突然改变航线飞向正南?

  1950年,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名警卫员失踪,事隔30余年后,地质队竟在远离出事地点百余公里的罗布泊南岸红柳沟中发现了他的遗体。

  1980年6月17日,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失踪,国家出动了飞机、军队、警犬,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地毯式搜索,却一无所获。

  1990年,哈密有7人乘一辆客货小汽车去罗布泊找水晶矿,一去不返。两年后,人们在一陡坡下发现3具卧干尸。汽车距离死者30公里,其他人下落不明。

  1995年夏,米兰农场职工3人乘一辆北京吉普车去罗布泊探宝而失踪。后来的探险家在距楼兰17公里出发现了其中2人的尸体,死因不明,另一人下落不明,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汽车完好,水、汽油都不缺。

  1996年6月,中国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徒步孤身探险中失踪。当直升飞机发现他的尸体时,法医鉴定已死亡5天,既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身强力壮的他到底是因何而死呢?

  罗布泊这个谜的世界,神秘的荒原,千百年来人们为你迷惘、思索、争论、甚至献身。

  罗布泊,人们何时才能揭开你神秘的面纱。


罗布泊资料:

  历史上,罗布泊有许多别名。它第一次出现在典籍,是在先秦。先秦奇书《山海经》中说,敦薨之水,“西流注于泑泽”。泑泽,就是罗布泊的古称。《史记》《汉书》则称它蒲昌海或盐泽。

  张骞开通西域时期,有探索精神的人们,西行前往传说中色彩斑斓的秘境。走出河西走廊西端的最后一个绿洲村墟,很快就进入了艰难困苦的境遇:荒野一望无涯,没有水草人迹,灿然的人畜白骨成了路标,也成了警示牌。当最有信心的人也为前途茫然,萌生出畏惧之意时,却突然见到密集的怪柳、胡杨,灌木丛中升起了炊烟。很快又见到了西行途中的第一个人家、第一个村落。这些人朴实好客,说着完全听不懂的语言,如同林中的鸟叫一样;见到丝绸十分欣羡好奇,自己则是用兽皮和毛毡蔽体。

  有了人烟,有了植被,又见到了生命之水:那儿丰沛的水域是河西走廊从未见过的,不但湖泊望不到边际,还有三条大河以其为终点。这个当地人叫作蒲昌海的湖泊,是湖岸居民们和他们的国家楼兰的摇篮、婚床与归宿。

  随着张骞回到长安,世人知道了他们从不熟悉的世界—西域。从此,楼兰、罗布泊进人了中华文明史。而同时,一个因罗布泊而生的历史之谜长久影响了人们的思维,那,就是黄河的“重源说”。实际张骞的使命就包括到昆仑山去探寻黄河的河源。

  《史记》第一次记载了楼兰王国与罗布泊。与此相应,司马迁撰写《史记》、班固草拟《汉书》时期,人们普遍认为:黄河有两个源头,一个在罗布泊,另一个在青藏高原的河源地区。《汉书·西域传》的开篇就说:罗布泊汇集了源于天山、昆仑山的西域诸水,然后“潜行地下”千百里,再从河源冒出地面,成为流贯中国的大河。到公元四五世纪,古国楼兰和罗布泊一同从历史典籍中隐退。但作为黄河的虚拟源头,罗布泊始终是神圣之区,隐秘之地。事实上,从司马迁、班固,到清代乾嘉学派的史地学家,从没有人质疑罗布泊是黄河真正源头的说法。


本网网址:http://www.bogoor.com/unkonw/48.html